当前位置: 下沙信息门户网 > 教育> 繁荣与衰微,企业办校百年困局

繁荣与衰微,企业办校百年困局

发布时间:2019-11-23 14:59:20 人气:1145


2019年2月13日,国务院发布了《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大约5至10年后,职业教育基本完成了由政府主导向政府整体管理、多元社会办学的转变。

从“自主办学”到“参与办学”,现在政府鼓励企业和学校合作办学,企业办学方式的改变也协调了中国职业教育的发展。

追溯办学的源头,应该从120多年前的晚清开始。

1881年(光绪七年),河北省唐山市,由河北开平矿务局修建的中国第一条货运铁路唐旭铁路开始建设。这条铁路的建设不仅开启了中国铁路建设史的发展,也开启了一种全新的办学模式。

今年,为了改变成立之初利用所有外国工程技术人员的局面,河北开平矿务局成立了一所专门培养采矿和煤质检测人员的学校,即采矿和煤质检测学校。中国教育史上第一所由企业创办的学校出现了,企业办学的序幕从此拉开。

从那以后,它经历了晚清和民国的发展,直到解放后。这个国家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废物,教育发展薄弱。在社会尚不具备办学条件的情况下,一些企业纷纷开办学校,以满足对技术工人的需求。一些大中型企业也为员工子女设立了中小学。在解决员工子女上学问题的同时,他们还为企业所在地一些居民的子女提供教育服务。

这一时期的工业企业作为最强大的社会力量,弥补了政府办学能力的不足,满足了社会对教育的需求。因此,办学迎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时期。

在计划经济环境下,半个世纪以来,政府与企业并行办学支撑了中国的教育。1958年,国务院在《教育指令》中提出了职业教育“厂矿企业农业合作社同步办学”的政策。从那时起,企业就成了他们所办学校的管理主体。

1980年,国务院在《中等教育体制改革报告》中再次指出,“实行国家和工商部门、厂矿和人民公社同时办学的政策”

越来越多的企业投身于教育领域。当时,企业办学空前繁荣。真正连接企业和职业学校的是全国统一的招生和分配制度。

“学生毕业后,业务主管部门应统一分配工作。服务三年后,经服务部门批准,可以向高等院校提出申请”。该制度的出台不仅解决了高职院校学生的就业问题,也保证了企业能够充分获得培养投资型人才的效益。长期以来,它在办学中发挥了绝对的辅助作用。

到20世纪80年代末,全国共有技工学校4184所,其中80%以上由企业和企业主管部门管理,涵盖机械、电子、能源和交通等22个部门和系统,近50个岗位。

20世纪末,中国实行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将过去从事经济活动的政府部门转变为国有企业。过去,这些部门资助的职业学校也变成了企业,即国有企业。

应该承认,国有企业深受人员过剩和技术过时的困扰,对新员工的需求不如当年开办学校时那么强烈。因此,他们不热衷于接受这样的学校。

受这种尴尬局面的影响,此时企业办学实际上表现出一种管理与支持的关系,即国有企业管理与支持学校。当业务处于良好状态时,领导重视它,管理和支持之间的关系密切。企业管理状况不佳,领导没有时间照顾,管理和支持的关系被疏远了。再加上教育固有的公益性和包容性,高等职业教育的学费和杂费并不完全符合市场规律。仅靠学费收入不足以完全维持学校发展的需要,企业的投资变得非常关键。

然而,自1986年全民所有制企业改革启动以来,企业开始独立经营,自负盈亏。效率已经成为企业生存的关键。在这种情况下,企业自身的发展面临着巨大的压力。这时,主管企业的高职院校已经成为企业的负担。在自身发展的压力下,一些有能力的企业已经停止向学校拨款。

除了国家政策的调整之外,企业办的职业院校无法享受国家对职业教育的各种扶持政策。在这种情况下,学校资金短缺成为最突出的问题,企业办学的局面也开始变得困难。

随着国家“政企分开”政策的实施,158家企业不再“嫁”太原市,兰州市接管了36家企业学校,越来越多关于政府接管企业办学的新闻出现在媒体报道中。根据大庆石化移交地方管理的学校名单,截至2018年,大庆石化已有125所学校,2所教育中心已被地方政府接管。

政府的接管可以大大减轻企业开办学校的压力。在政策的推动下,此时,除了少数由实力雄厚的国有企业开办的职业学院之外,大多数企业都将学校移交给地方政府管理,或者因为不堪重负而将其改造成企业内部的培训中心。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企业办学的春天还远未到来。包分发系统的取消使得企业的办学复苏遥遥无期。

随着国民经济体制的变化,包价分配制度的弊端越来越明显。一方面,学生不希望自己的命运被负责企业分配的老师掌握,在别无选择的空间里做有组织的工作。

另一方面,高职院校的招生规模日益扩大。由有能力的企业控制的就业机会已不能满足学生人数的要求。办学之初,校企利益整合的局面不复存在,相对和谐的校企关系逐渐疏远。这一制度的取消一触即发就被提上了议事日程。

1996年,当国家人事部发布《国家非包容性大学毕业生择业分配暂行办法》时,钟声刚刚敲响。

尽管这一政策没有明确取消包分发系统,但严格的分配和访问阈值为今后取消分发系统提供了线索。事业单位招用毕业生,政府人事部门当年发布的招用计划中有国家人事部或省级人事部门批准的招用目标的,方可按有关规定办理招用手续

2001年,国有企业实行劳动、人事和分配制度改革,企业不再将分配纳入职工子女的办学范围。这一制度的实施直接削弱了工业企业与职业院校的依存关系,办学初期校企利益融合的局面不复存在。没有毕业后立即工作的保证,学生的就业就成了一个难题。企业办学的学生人数迅速减少,过去的风景一去不复返了。

此后,在职业教育领域,企业逐渐退出发展的“主力军”,办学比例也逐渐缩小。根据教育部的统计,截至2005年底,全国只有642所中等职业学校(包括中专、技校和职业高中)由企业经营。

正当人们认为企业正逐渐退出职业教育领域时,另一种由教育部牵头、相关机构协助的参与办学形式正在慢慢形成势头。

从2010年开始,《教育规划纲要》提出要制定法律法规,促进校企合作,促进校企合作制度化。到2014年6月,国务院明确提出了办学“政府促进和市场引导”的原则。它第一次强调企业应该发挥“作为办学主体的重要作用”。首次为企业办职业教育的发展提供了政策支持。企业逐渐成为职业教育发展的重要推动力。

2018年2月,教育部与相关五部门联合发布了《促进职业学校校企合作办法》,明确指出“产教结合、校企合作是职业教育的基本办学模式,是办好职业教育的关键”至此,企业职业教育的地位得到了回归和进一步澄清。

2018年9月,京东集团与湖南理工大学联合成立京东学院。11月,格力电气与珠海城市职业技术学院合作建设格力珍珠工业学院……越来越多的企业参与到校企合作的浪潮中。

纵观企业百年办学历史,几轮企业办学调整和改革实际上一直贯穿着务实的社会发展和与时俱进的传统。

无论是国家政策的大力支持,还是企业对人才的进一步需求,一种新型的企业办学模式都将在可预见的未来得到认可。然而,与学校政府签订战略合作,形成“政府、学校、企业”的三维联合教育模式,将是一种新的趋势。

参考:

[1]。扬上游,朱伟。[职业教育企业办学现象分析。武汉电力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0。

[2]。赵晓峰、朱静瑜、朱李佳。高职教育企业的现实困境与改革策略[。2019年高等职业教育探索

这篇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黑板洞察

1分钟极速赛车 澳门百家乐 吉林十一选五投注 新疆十一选五投注